杳止

【随笔】出门即江湖

他去过很多地方,见过很多不同的景色。

他见过江南莺时的春意朦胧,无数纤细的雨滴不轻不痒的挠在青色的瓦片上,打了一个回旋转身又落到一块块青石板路上,嘀嗒嘀嗒,一滴两滴,回荡在江南无数春意里,在戏文中咿咿呀呀婉转的唱腔中,成全了好一个烟雨江南。

他见过辽远壮阔的大漠边塞,黄沙漫天模糊了多少不归人的来时路,让所有恨不得的人和忘不得的事,统统被黄沙一层层地覆盖。悠远的羌笛在整个大漠上空徘徊,最后与天边的燕一起,缠缠绵绵的飘向离人梦中的故乡。

他见过许多不同的人:有人唯利是图,用尽浑身解数在风雨如晦的官场中披荆斩棘,杀出一条荣华富贵路;有人淡泊名利,看清世间繁华不过一场虚幻,功名利禄不过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身外之物,此生无所求,只求做个局外人,静观天下风云变数;有人快意恩仇,该恨的恨该爱的爱,江湖恩怨何时了,大梦一场全忘掉;有人游戏人间,用此生做笔,描绘这绵延万里的锦绣山河是何等的壮美,一生太短,唯这华美人间不可辜负,虽有千万愁苦却依然纵情高歌潇洒自如……

这些人汇集在一起,构成了一个偌大的江湖。

江湖,他喜欢这个叫法,寥寥数笔,便囊括了所有的刀光剑影和爱恨情仇。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,所以出门即是江湖。

江湖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你在这里出生,也不介意在这里死去。他不知道自己谁而生,为何而生。唯一能够知道的,便是他的姓氏——肖。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姓氏,被刻在了他从不离身的短笛上。在很多很多个不眠不歌的夜晚,他披起一地的白月光,缓缓吹奏着不知名的曲调,在婉转哀伤的旋律中,想象着自己注定不平的身世经历……

他无名,自己给自己取了个

单名一个遥字,姓肖名遥

因为他说,若吾名肖遥,则此生定当逍遥而过

你看,就连名字都像是为自己的放浪形骸和恣意潇洒的人生态度做的开脱。

他还说,古今同一笑,天地任逍遥。

后世来者,莫与我比高。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