杳止

【全职】[喻黄] Sweet(1)

米洛:

天雷滚滚,深夜发布。因为内容是两个人养女儿的琐碎事,女儿是领养的。


设定是上光阴的退役后番外,这个番外会和美食番外单独成册,购买光阴时可以选择买还是不买,不喜欢这种设定的就当没有这个番外。


爱你们,包容我的各种脑洞,么么!(缩了




Sweet(1)




  喻文州站在家门口,掏出钥匙开门前,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。


  联盟最近很忙,派他去B市出差了两周,这两周如果是平常还好,但是现在家里一人一狗就算了,还多了个小累赘。喻文州总觉得他一眼没有照看好,家里就要天翻地覆了。


  小满是两个月前来到家里的,在这之前,领养的手续办了足足半年,两个人为了各种手续简直跑断腿,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最后把领养的手续办妥,这中间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到一想就头痛,黄少天只要想起来,就会巴拉巴拉和小满念叨一通。小满也听不太懂,奶声奶气地哼哼两声,然后煞有介事地拍拍黄少天算是宽慰他,把他感动得痛哭流涕,下一秒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不会拒绝。


  领养这件事,从两个人退役开始就在做准备。黄少天很喜欢小孩,走在商场里看到小孩都要停下来揉人家的头,揉得小孩直哭才罢手,后来两个人商量了一下,有个小孩子似乎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在征得双方父母同意下,于是领养了小满。


  小满的名字是喻文州起的,她的生日在小满这一天,而这一天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,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,但还未成熟,称为小满。两个人都觉得名字含义不错。尤其黄少天,觉得这个名字简单易懂,意蕴深刻,很有自己名字的风范,而且听上去和大黄是配套的,大手一挥,准了。


  小满长大了如果知道黄少天同意只是因为为了和大黄对仗,到时候免不了一场家庭战争。


  两岁半的小孩,已经脱离了最难带的那一段时间,每天除了喂奶,好像也没什么特别难做的,喻文州要出差,黄少天自信满满地决定在家带孩子,由于他实在太自信,喻文州就给了他这个机会。


  ……喻文州一出门就后悔了,后悔到现在,一早上就从B市赶回来,大中午的热得满身汗站在门口,整理了好半天心情才敢开门。


  哗啦一声,门开了,喻文州走进来,屋里静悄悄的,非常安静,大约是在睡午觉的关系吧。他放下行李,从门口拐角处向客厅一往,立刻看到满地狼藉。


  为了怕小满磕到,地上铺了厚厚的毯子,现在满地都是乐高积木。黄少天晾着肚皮仰头躺在地上睡午觉,小满含着手指枕在黄少天身上睡,大黄靠着黄少天手臂睡,两人一狗,其乐融融,鸡犬升天不过如此了。


  窗外烈日炎炎,屋内开着空调,凉爽得像是另一个世界,喻文州本来想把黄少天喊起来,可是看着这样兵荒马乱却又温馨到心坎里的场景突然又笑起来,他无奈地摇摇头,走到卧室,拿了一大一小两条空调被出来。


  满地都是玩具。


  在家里,本来是有个储物间的,被黄少天给改造成了玩具室。黄少天宠小满宠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,小萝莉肉乎乎的小手一指,话都不用说,买!


  喻文州教了半天的“买东西要适度不能不节制”的道理,转瞬间灰飞烟灭。


  为了这件事,家里还开了第一次家庭会议,黄少天作为被批评对象坐在一边,另一边是喻文州,小满,还有大黄。


  会议很严肃,主要就黄少天同志乱买东西做出了批评,黄少天同志虚心接受、坚决不改的精神得到了小满同志的高度赞扬和大黄的积极拥护,会议结束后,被喻文州叫去卧室开小会,出来就老实了,乱买东西的频率急速下降——由一出门就买一行李箱改成只买一件。


  但是即便如此,玩具室的东西还是多的像小山一样。喻文州有一天po了一张图在朋友圈,方锐立刻来问:喻老板,改行倒腾玩具啊?


  喻文州肯定地答复:改行了,还倒腾人,家里有个每天都在买东西的,你们谁要?


  要不起!所有人都这么回答的。


  玩具,小裙子,发卡,凡事小女孩需要的东西,一样不落。尤其是裙子,黄少天恨不得把每个童装店都扫荡一空。只是他审美实在堪忧,喻文州有一次看到黄少天给小满穿了一件土黄色的裙子,上面绣了一大朵牡丹花,那视觉冲击,简直比燃烧弹还要辣眼睛。


  光是收拾玩具就收了半天,等到喻文州从玩具室出来,黄少天终于醒了,他瞧了瞧,发现自己闺女睡在地上,那还得了,扛起来就往卧室丢,由于半睡不醒的时候眼神也不太好,差点撞在喻文州身上,睁眼睁了好半天才发现是喻文州回来了。


  “不然呢?”


  “有可能是我买的大人偶。”黄少天揉了揉眼睛。


  喻文州:“……”


  小满晚上睡觉离开大人就哭,黄少天为了幸福生活,不知道从哪儿倒腾了两个等身人偶回来,一个喻文州一个黄少天。由于制作不太精良,乍一看还挺丑的,拿回来就把萝莉吓哭了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拿着小拳头直砸黄少天。黄少天一看不好,赶紧就把人偶藏了起来,由于家里空间有限,那俩人偶就在卧室衣柜里对坐,手里捧着无处安放被萝莉看到就要啃的冠军奖杯,好不凄凉。


  “睡多久了?”喻文州把小满接过来,“中午吃饭了吗?”


  “吃了,”黄少天揉揉眼睛,“中午喝奶了。”


  “你也喝了?”喻文州抱着小满,小满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钻,一身的奶味,但是即便有萝莉的干扰,喻文州还是精准地闻到了黄少天身上的味道。


  “我不知道吃什么好了!”黄少天为自己分辨,“她老让我和她玩,饭都没做,我俩就一起喝奶了……嗝,挺好喝的。哎,今天周日啊,等下去钢琴课?”


  “先让她睡,睡醒了再去。”喻文州说。


  趁着小满没醒,小别胜新婚,两个人躺在卧室的床上腻歪了一会儿——当然,主要就是黄少天歪在床上滔滔不绝地讲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,黄少天十分自豪,就差摇着尾巴求表扬了。


  “过两天他们都要过来,”喻文州坐起来,揉了揉习惯性趴在床上的黄少天,“你要不要去?”


  “谁们?”黄少天纳闷地抬头,“王队,李轩,周泽楷,还有楚云秀。”


  “队长开会啊?”黄少天翻过身来,习惯性地把T恤拉起来晾着肚子,“那我去干嘛?”


  “公事之外,还有私下聚会,”喻文州笑了一下,“挺久没见面了。”


  “行啊。”黄少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我问问方锐来不来,他现在也一天天游手好闲——这人跑回去读大学了,害不害羞,他在大学里就像个卖馄饨的大爷!能不能毕业都不好说,说不定等小满考上大学还可以和方锐当校友,你说呢?”


  “你去当面和方锐说。”


  “我才不去。”黄少天低着头给方锐发消息,“不过得让方锐来啊,他这个人面对萝莉最束手无策了,空手套白狼,我要带小满去套红包——哎,醒了醒了!”


  隔着两道门,一点动静都听得非常清楚,黄少天这原来专门在荣耀赛场听技能的耳朵,现在专门听闺女的风吹草动。没事就去幼儿园听墙角,哪家不要命的小正太牵了小满的手,那还得了,黄少天不得带三十个彪形大汉打上门去讨个公道。喻文州对此非常无奈,从来没见过黄少天心眼这么小的家长,将来小满甭想早恋了,别说早恋,估计连正常谈恋爱都过不了黄少天这关。


  “你就不允许她有喜欢的男生?”喻文州苦口婆心,“那个给小满送草莓的小男生,看着就挺懂礼貌的,也没有做出格的动作。”


  “哪儿能了?”黄少天一撩头发,“热情奔放这一款,有我,温柔儒雅这款,有你,还要什么自行车?别的男生能有我帅?再说了,你老说我干嘛呀,小满要是将来长大了,真的喜欢一个男生,要私奔,你怎么办?”


 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,面带微笑:“当然是打断他的腿。”


  黄少天打了个响指:“bingo!”


  小满醒了,行动力极强,竟然从婴儿床里爬出来了。黄少天一进来,她就打了个哈欠要抱,刚刚生龙活虎爬上爬下的精神头一秒消失,黄少天不太会抱孩子,平时在家里就扛来扛去的,像是扛沙包,小满也不觉得怎么样,趴在黄少天背上哼哼唧唧地在唱歌。


  “喻文州回来啦,”黄少天扛着小满,双手解放,在衣柜里找裙子,“等下让他抱你。”


  “好。”小满点头,然后把刚睡醒的口水都擦在黄少天的衣服上了,为了安抚黄少天,她还拍了拍黄少天的背,“你的衣服真好看呀。”


  黄少天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,刚想发火,结果小满一句“你的衣服真好看呀”,立刻把他的邪火也压下去了。


  “我好看还是衣服好看,啊?”黄少天乐此不疲地问这个问题。


  “你好看。”小满一脸麻木地回答,“你坠猴看。”


  “那是,你爸爸我向来是以貌服人的,”黄少天一边吹着口哨,一边追忆似水年华,“想当年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,到场的女粉丝,那是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……”


  又来了。小满像模像样地叹气,实力装死,还不忘蹬腿抗议。


  “小满。”喻文州走过来,推开门,冲萝莉拍了拍手。


  小满这时候完全爆发出不符合年龄的能耐了——她飞快地从黄少天肩上爬下来,一蹦到了毯子上,还摔了个跟头,喻文州没有要扶她起来的意思,她就自己爬起来,嗖的一下冲过去。


  “哎呦喂,”黄少天从衣柜里探头,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。”


  “看把你酸的。”喻文州把小满抱起来,小满吐着小舌头冲黄少天示威。


  “我没酸!”黄少天拿着裙子走过来,“换衣服!出发!钢琴课!小满,你,从此就是一个艺术家!过来,我给你扎辫子。”


  黄少天的扎辫子绝学学了几个月,现在勉强能看了。他觉得自己扎得辫子特别好看,每天都有新花样,是幼儿园之最,可是小满一照镜子就哭,觉得自己长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,主要还是因为黄少天的辫子扎得太放飞自我了。


  而且还很痛。小满不乐意让黄少天给扎辫子,但是没办法,黄少天现在上瘾了。


  “看今天老爸给你扎一个,绝世大美女的辫子,”黄少天上了手,立刻把小满的头发搞得乱七八糟像是要爆炸了一样,“蓬松好,蓬松一点,随我随我。”


  喻文州:“……”


  “钢琴课几点,等下开车去吧。”黄少天看了看手表,“别迟到了啊。”


  “你今天怎么这么积极?”喻文州纳闷地看着他。


  “那是,”黄少天严肃地说,“虽然不知道小满将来想要干什么,但是成为一个艺术家,我是同意的,随我。”


  喻文州:“行,都随你。”


  小满突然举手:“因为钢琴老师。”


  “什么因为钢琴老师呀?”喻文州一愣,“你说他积极去钢琴课?”


  “嗯!”小满重重点头,“就是他说的!”


  黄少天:“……黄小满,你是不是想挨揍?”


  小满:“我不姓黄!我姓喻!”


  “我管你姓什么,你再胡说八道我真的要揍你了!”黄少天色厉内荏惯了,但是表面上还是要撸胳膊挽袖子的。


  小满往喻文州怀里一躲,情绪说来就来:“哇呀呀呀——”


  黄少天一秒怂:“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……哎哟喂,来抱抱,买买买,等下买冰淇淋,买巧克力,买裙子买娃娃!”


  喻文州:“……”




TBC


PS,我国的话,这俩人是不符合领养条件的,文里瞎掰。

评论

热度(9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