杳止

【喻黄】夏(短篇,一发完)

一个小段子而已啦
甜蜜属于喻黄,ooc属于我!
私设严重,注意避雷
渣文笔 (﹁"﹁)



喻文州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

他缓缓地睁开双眼,用手撑着头缓缓地坐起来,伸手拿来手机看了看,九点,然后顺手接通了电话

“喂?”他压低声调,尽量不打扰的身边还在熟睡的人。许是刚睡醒的缘故,平时清朗的声线变成了略微沙哑的烟嗓。

“小喻啊,你们起来没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兴奋的女声,是黄妈妈。

他的伴侣,黄少天,有一个很开明的母亲。喻文州时常会想,家庭教育对一个人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,少天能有如此豁达的性格,与黄妈妈多年来的身体力行绝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真是,令人羡慕啊……从小没有体会过亲情的他不知道第几次的感叹

“少天还没起呢,怎么了吗?”喻文州揉了揉眼睛说道

“噢,也没什么事,这不是放假了嘛,我和你叔叔就说老呆在家不好,就决定出来旅游,正好路过G市,就想着干脆来看看你们,但是又怕打扰到你们,所以先打个电话过来问问。”

“没关系的,你们可以下午过来”喻文州转头看向一旁还在熟睡的人,一边想着少天知道这事之后的反应,忍不住弯了弯眼角,一边回答道。

“啊,那行,那我们下午过来看看你们……”

挂断电话,喻文州放下手机,推了推身边的人,连推了几下不见有反应,他便凑到那人的耳边,轻轻的说:

“少天,该起床了”

这是他们同居的第三年,而此时他们正在处于夏休期。

“唔……队长……”黄少天应了应,却还是没有起床的意思。

喻文州无可奈何的笑笑,说“怎么那么懒呀?昨晚是谁……”

“不许说!不许说!”黄少天呼的一个激灵翻身压在喻文州身上,用手捂住了喻文州的嘴,红晕以肉眼可见的程度迅速蔓延到脖子,一想到昨晚上两人近乎疯狂地举动,导致了他现在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,从头到脚,黄少天就止不住的羞愤……

喻文州好看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,任凭黄少天在他身上作妖,他伸出舌头在黄少天的手心添了一下,后者就迅速的收回手去,这下连耳朵都红了。

“好了别闹,起床吧,下午有客人呢。”

“诶客人??!什么客人啊!!”黄少天警惕起来,想着莫不是徐景熙他们无视自己的威胁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?!

“咱爸咱妈!”喻文州伸手帮黄少天把头上的乱毛顺了顺

“?_?什么什么!!!!”黄少天愣了愣,马上反应了过来他亲爱的队长再说什么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他们怎么会突然过来嘛!!!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嘛!!!!”黄少天卷着被子,在床上打起了滚,“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!”

“少天”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被子团,叫道,
黄少天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着,听到自家队长的叫唤,他从被揉成一团的被子中抬起头来看向他面前的人


清晨的阳光蛮不讲理地从床帘没有遮住的缝隙里照进来,房间里的各种漂浮物在这一狭窄的光束中飞舞着,窗外传来每个夏天标配的树蝉的叫声,一片没有丝毫杂质的湛蓝色的天空铺在树的上空,仅有几片薄薄的云浮在上面……

这是每一个初夏清晨最该有的样子。

而此时坐在喻文州面前的,是他用小心翼翼的积攒了二十几年的全部的运气,才换来的这么一个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爱人
————他的人生被分为两段,遇到黄少天之前和遇到黄少天之后……

遇到你之前,我没想过结婚;遇到你之后,我结婚没想过别人……

所谓命运的幸与不幸,其实归根到底,就是得到的与失去的是否等值。

用前二十年遭受的所有冷眼,所有不眠的夜晚,所有压在心底的痛苦与孤独,

换得这么一个你,值了。


喻文州莫名地笑了起来,笑意从嘴角扩张到眼底,对着黄少天还有些红肿的嘴唇亲了上去

“早安,少天。”

夏天的全部意义,在你





今天的喻黄也格外的甜呢^O^

“遇到你之前,我没想过结婚,遇到你之后,我结婚没想过别人”————钱钟书

评论(6)

热度(32)